原标题:女子被三位养父养大 27年后寻亲:不知道自己出生年月 相信爸妈从没放弃过我

虽然是两个孩子的妈了,小燕还是和其他年轻女孩一样,偶尔也在朋友圈晒自拍。翻看自己从小到大的照片,她感慨自己的相貌“小时候和现在,几乎没有什么变化”。

她所说的“小时候和现在”,相隔了27年。按照养父的讲述和回忆,还有一个月零一天,就是小燕被养父收养(在那天之前,与生父母家庭失散)27周年。

27年前,她与生父母失散,被养父收养,再后来,她有了三个养父。27年间,有两个养父先后去世,她开始寻找生父母,“我不是被爸爸妈妈丢弃的,我相信他们从没放弃过我……”

寻亲

时隔27年,却像发生在昨天

“我现在的身份证上写的是1989年1月生人,是我养父比着院子里一样高的小伙伴确定的,但我应该不是这天的生日。”

采访一开始,小燕就显得很坦率,她说:“我毕竟是自己走丢的,不怨生父母,也不怨养父。”她觉得,生父母和养父,一个生了自己,一个养了自己,都于自己有恩。

小燕是四川渠县人(随养父落户),现在福建一家工厂工作,已婚,丈夫是江西人,育有一子一女,“人生已经基本定型”。即使这样,她哭过无数次,梦过无数次,觉得跟生父母失散的事“就发生在昨天”。

失散

吃着烧饼,回头却不见大人

“昨天”的事,发生在小燕幼年时。现在回忆起来,小燕那时可能一两岁大。

“我和幺姨出去耍,在王家坡(音)的梯子上,她给我买了个烤来吃的饼饼……”小燕蹦蹦跳跳的拿着饼一直往(梯子)下面走,走了一段时间,等到她再回头,却再也不见大人。

地处火车站附近,人来人往,那时候的小燕并不记得家的位置,不知道如何回家,找不到人只有一直哭。再后来,她遇到了还很年轻的养父,给了她东西吃。养父是出门打工的,还没结婚,有意收养她,就买了车票,带走了她。

小燕的养父回忆,他见到养女的时间是1991年三月初七(农历),小燕穿着一件碎花布小棉袄,深蓝色布鞋。这套衣服,至今还保存在养父的家里,也是她与失散那一天仅存的联系。

关于家里人,小燕有几点记忆:家里有哥哥、爸爸和妈妈,爸爸姓陈,妈妈姓杜,哥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。父亲叫“陈亚军(音)”。

她还记得父亲穿着一套”制服“,类似于保安制服,妈妈在床上给自己穿衣服。不过,生父母是哪里人?是长期居住在重庆市渝中区菜园坝王家坡附近,还是外地到重庆来打拼的?对于这一点,年纪太小的小燕已无法回忆起。

△小燕说,她小时候和现在,几乎没有什么变化△小燕说,她小时候和现在,几乎没有什么变化

长大

我比其他孩子拥有更多父爱

“小燕”这个名字,是抱她到四川的养父取的。

养父有四兄弟,都是农民,家庭条件一般。四兄弟只有老大娶妻成了家,另外三兄弟一辈子都未婚娶,他们三人被小燕称作“二爸”、“三爸”、“幺爸”(抱来小燕的是幺爸),三位养父几乎是合力将这个女儿养大。

从小,三位养父都没瞒过小燕是被抱来的事实,“瞒不住,她已经记事了。”只不过,三位养父却并不支持小燕去寻找生父母,他们告诉养女“养大于生”,小燕应该跟他们更亲。

年幼的小燕哭过、闹过,她觉得自己没有妈妈,要去找生父母。“最开始的时候,几乎是天天哭”。三位养父一直哄着小燕,希望她“回心转意”,不再哭闹。

孩子毕竟是好哄的,渐渐的,“寻亲生父母”的事被搁置了。

三位养父对小燕也很好,“文具、玩具、吃食,别的孩子有的,我都有。”小燕说,三位养父也确实对自己好,“我感觉,除了没有妈妈,除了那段回忆,我跟周围的小孩也没有区别,甚至比他们得到了更多的父爱。”

突变

三个养父中有两位先后去世

时隔多年,小燕仍记得小学的某一天,同学们突然传言,她的亲生父母可能来找她了。“我很紧张,几乎不敢抬头看他们。”小燕记得,一对中年夫妇趴在教室的窗台上看着满教室的孩子,眼神里满是焦急和期盼。

不过,这对夫妇并不是小燕的生父母:他们看了小燕的后脑勺,跟他们失散的女儿不同。

小燕升高中时,“三爸”得了脑血栓,情况严重,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,住院、上学都得花钱。小燕提出:自己不上学了,以减轻家庭负担。

对于不上学这事,三位养父都不同意。“你去读嘛!我们想办法,砸锅卖铁都可以。”还到处去想办法给她凑学费、生活费。到最后,小燕还是放弃了学业,外出打工。

“女儿对我们还是蛮孝顺,打工寄钱给我们买东西。没白养!”养父“幺爸”告诉上游新闻·重庆晨报记者,多年后,还是觉得自己有地方对不住女儿的地方:没让她找亲生父母。

前年,身体很好的“二爸”突然生病,没几天就过世了。去年,已患脑血栓10年的“三爸”也走了。

初衷

“我想生父母也没有放弃我”

生父母现在还能找回来吗?这事,始终是小燕心里的一个疙瘩。

“我觉得,还是应该继续寻找。”小燕的话不多,道理也很朴素。她说:“生父母不是要丢弃我的,不是不要我,应该没放弃我!”

她举了很多例子和细节,例如失散时的情形,例如家里还有一个哥哥(她认为,这证明父母爱小孩,也不会因为重男轻女之类的丢了自己),例如妈妈在床上给自己穿衣服……

去年,小燕第一次踏足她走丢的地方,菜园坝火车站附近。这么多年下来,火车站还在,梯子周围的景变了,她凭记忆,很难寻亲。

那次,小燕在重庆呆了半个月,她报了警,将自己的DNA录入了数据库,还通过各种渠道,四处求助,希望找到亲生父母。

其间,有一对老年夫妇联系了她,并见了面,不过,失散的年份对不上。这对夫妻很支持小燕,“你一定要继续寻找,只要你爸妈还在人世,他们一定在找你!”

“无论他们怎么看我,我都希望他们知道,我还活着,我成大人了。”小燕说,无论是否能找到,她都会一直寻找下去。找到后,她希望能看看亲生父母,知道自己从哪里来,也想告诉他们“我没有放弃”。

人物档案

小燕,女,约1989年生,1991年三月初(农历)在菜园坝“王家坡(音)”走失。

父亲姓陈(音),叫“陈亚军(音)”,穿制服,母亲姓杜,家里有个哥哥(或弟弟),和小姨买烧饼时走丢。

方言说“鸡仔仔”、“鱼摆摆”,27年前在渝中区居住,可能是家在这里或到这里务工。

△小燕△小燕

小时候和现在容貌变化不大(如图)。

如有知情者,请与本报热线023-966966联系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